导航

生活随笔6月30日

下班晚归途中,我⼜看⻅了那位双⼿没有⼿指的拾荒者,永远佝偻着背,背上是⼀个⿎
⿎的袋⼦,左右⼿⼿腕各提⼀个袋⼦,⾯有菜⾊,看上去有些苍⽼憔悴,嘴上的胡须总是很
⼲净。⾄于每次他所穿的⾐服,看起来都很⽼旧,⽽且有些不合身。脚上则是⼀双运动鞋,
看上去应该是他捡来的,或者是哪位好⼼⼈赠送的。
他的⽣活看起来,和⼤多数⼈的⽣活都差不多,差别只是在于满⾜的层次和起点。可能
他也⼼有不⽢,但⾯对现实,⼀种⽆奈只会萌⽣更多⽆奈。没有能⼒,你就不配拥有明天。
因⽽,知⾜是⽣活赠与那些懂得⽣活的⼈的快乐。
路灯下,昏暗的灯光照出了他身体的轮廓,虽然瘦⼩,但在这个陌⽣的⿊夜⾥,我是唯
⼀那个打⼼⾥尊敬他的⼈。他半蹲在地上,⼩⼼翼翼的捡拾⽔果摊⽼板扔掉的⽔果,他没有
看⻅我,正如我看不⻅⾃⼰⼀样。我停在⾃⾏⻋上,想着他那些⻝不果腹的⽇⼦。
事实上,我并没有同情他,我知道,我没有资格,我只能以⾃⼰孤⾼的灵魂向他致敬。
我之所以尊敬他的原因,不是因为他没有了⼗根⼿指头,⽽是因为我觉得他在命运的捉弄
下,依然能保持原有的⾃⼰,不降低姿态,向他⼈伸⼿乞讨。
去年冬天,我在下班途中,看到⼀位住在天桥下的流浪汉,头发蓬松,满脸污秽,⾐服
破烂,但他的⼀个⼩举动吸引了我的⽬光。他拿着⼀⽀笔在⼀个本⼦上写着什么,由于有段
距离,我只能看⻅他握笔的⼿,在⾃⼰的精神领域,畅快的刻画着。我不知道在那⽀笔下,
什么样的⽂字会跳动?我也不知道,谁会在那个寒⻛彻⻣的夜晚,继续他的⽂字?我慢慢将⽬
光挪开,明亮的夜灯光芒四射,我像个懦夫⼀样,向⿊夜逃去。因为,我不知道该怎样⾯对
⽣活?
与那位没有⼗根⼿指的他相⽐,天桥下的流浪汉在某⼀瞬间赢得了我的尊重。他们的故
事,我都不知道,我也不愿参与。我想弄明⽩的是,⾐服的整洁和灵魂的纯洁,谁能更好的
锻造⼀颗坚强的⼼。
时常在⼤街上能看⻅⼀些⾐着肮脏,满身臭⽓的流浪汉。有的是精神上有疾病的,有的
是好吃懒做的,他们的年纪都不⼤,⽽且四肢健全,可我不明⽩的是,为什么他会选择在垃
圾堆捡吃的呢?借⽤外婆的⼀句话:有⼿有脚,⼲什么不⾏?我时常和别⼈开玩笑,如果有⼀
天我讨饭,到了你家,你可要多给我点剩菜剩饭。其实那真的是⼀个玩笑,⽣活中我虽然我
有些邋遢,但我的灵魂某个部分,⼀直保持最原始的样⼦。要是真有那么⼀天,我宁愿有尊
严的死去,也不允许这样的侮辱。当然,我不是在宣扬⾃⼰有多⾼贵,我只是在表明⾃⼰对
⽣活的⼀种决绝态度。
以前曾看过⼀个新闻,说的是⼀位从未出过远⻔的男⼦,带着⾏李来到⼤城市打⼯,⼏
天过去了,身上的钱⼏乎⽤光,别说住店,就是吃饭也是问题。在饿了两天后,在众⼈惊愕
的⽬光中,他跑向街边的⼀棵树,啃起树⽪来。之后我⼜看了下下⾯的评论。有⼈骂他⽼实
迂腐的,有⼈称赞他宁愿挨饿也不偷抢的。不过在我看来,他宁愿挨饿⽽不做坏事,这就是
⼀种纯朴,也是种做⼈的⾼贵品质。⾄少在⽣活⾥,他⽐那些坑蒙拐骗的⼈,更懂得珍惜⾃
⼰。
⽣活公正对待每⼀个⼈,没有⼗根⼿指的他,看起来勤劳本分,乐于⽣活,乐于做⾃
⼰。天桥下的流浪汉,⽤⼀⽀笔将身体和灵魂隔开,这是⼀种对⽣活解读⽅式。⽽那位宁愿
挨饿也不做坏事的⽼实⼈,他⽤做⼈的简单与纯真,向⽣活致敬。⽽我呢?我该怎样⾯对⾃⼰
的⽣活?
⾄今进⼊社会已经有五年多了,从那位⼀直觉得⾃⼰还年轻的⼩男孩,变成了⼀个开始
害怕与岁⽉正⾯相逢的⼩男⼈了。在这些岁⽉⾥,我知道⾃⼰错过了什么,我也知道本应该
坚持的,⽽⾃⼰却放弃了的是什么?其实我与⼤多数的同龄⼈都有所不同,我是⼀个内⼼孤独
却⼜喜欢孤独的⼈,我喜欢那种安静,喜欢在城市的灯⽕⾥参悟。我深知,我内⼼的那些的
苦楚,都是因为那些得不到的⽣活。其实我不应该埋怨的,慵懒的⽣活不会有美好,只会是
堕落,颓废和消极。
⼀直以来,我总觉得我的⽣活中缺少些什么?不愿⽆聊发呆,却⼜没恒⼼做事。加之性格
偏于内向,不喜与任何⼈⾛的太近,所以到最后,我甚⾄不能确定⾃⼰拥有朋友。平⽇⾥,
我虽然爱开玩笑,时常⼀副嬉⽪笑脸的样⼦,但我很少向⼈展示⾃⼰的内⼼。我不愿意像祥
林嫂那样,四处诉说关于⼉⼦阿⽑被狼叼⾛的悲情故事。因为,你的伤疤,在别⼈的眼⾥,
除了狰狞,还有些可笑。既然如此,何不掩藏所有,让⾃⼰的内⼼去默默承受。
初中毕业时,⼀直不喜欢脸上那些⼩痣的我,在⼀个路边摊上祛了痣,所谓祛痣,就是
⽤⽩⽯灰加上些什么,搅拌均匀,放在⼀个⼩瓶⼦⾥,然后我就看⻅那个⽼头⼦⽤⼀根⼩⽵
签,在⼩瓶⼦⾥沾⼀点药泥,轻轻涂在我脸上的痣上。由于⽼头⼦的粗⼼,药泥沾的太多,
所覆盖的⾯较⼤,再加上后来的感染,我的脸上就留下了⼏个⼩疤痕。当时药泥在我脸上灼
烧的疼痛感,⼀直延续到今天。本来就⾃卑的我,就变得更加⾃卑了。
那时的我,⽆疑是孤单的,在我最需要安慰的年纪,没有任何⼈关⼼,外公外婆就平平
淡淡的说了句:不应该祛痣。后来,过年爸妈回来后,当我提起我脸上的那⼏个⼩疤痕时,
他们⾮但没有关⼼,⽽是责备。当时,我⾮常受伤,没有⼈能理解破相的的那种痛苦。有⼀
段时间,有同学拿我脸上还是红褐⾊的疤痕取笑我,我表⾯装的满不在乎,其实⾮常在意。
甚⾄有那么段时间,我曾想过寻短⻅,当然,这些都是⼩孩⼦敢想⽽没有勇⽓做的事。
最先开始,我不敢照镜⼦,后来,我慢慢买⼀些祛疤药擦,虽然效果不佳,但能给我⼀
种恢复的希望。随着时间推移,祛疤药停⽌⽤了,也慢慢接受了疤痕的存在。但每次照镜
⼦,我都后悔不已。转眼间,我脸上的疤痕已陪伴了我⼗个春秋,尽管疤痕暗淡了不少,可
我却在这种疤痕的⾃卑中越来越清醒。
以前我曾常说:如果没有脸上的⼏个⼩疤痕,我会怎样怎样?直到现在我才想明⽩,疤痕
实际上与我的⽣活并没有多⼤的
  关系,就算我脸上没有疤痕,我也讨不了她的欢⼼,因为,我⾃⼰放弃了⾃⼰。
记得⼀⼆年冬天,我到天府⼴场闲逛,我看到了⼀位满脸疤痕的⼥⽣,整张脸都被烧
毁,看上去有些吓⼈,我看了看她,她似乎发现了我异样的眼光,有些惊恐的疾步⽽去。我
猜她早已习惯了这种眼神,但对于她,每次都是⼀种伤害。我不知道她有什么样的⽣活,但
⾄少,我尊敬她,正如她尊敬⽣活,尊敬⾃⼰⼀样。
只有先学会尊敬⾃⼰,你才会发⾃肺腑尊敬⽣活。到底什么才是尊敬⽣活呢?尊敬⽣活就
是⼀种承认⾃⼰,感恩别⼈的⽣活。



- - - The END - - -


Leave a Comment

0:00
    450